<object id="o9jyt"><li id="o9jyt"><listing id="o9jyt"></listing></li></object>

  • <strike id="o9jyt"><video id="o9jyt"></video></strike>

    1. <th id="o9jyt"><option id="o9jyt"><wbr id="o9jyt"></wbr></option></th>
    2. 您現在的位置: 酒店及餐飲在線 > 酒店資訊 > 觀點 > 名家 >

      行業專家談國內酒店業變革

      行業專家談國內酒店業變革

      來源:微信公眾號邁點   發布日期:2019-07-15

      關鍵詞 : 酒店業變革 國內酒店 星級酒店 攜程
      我們一直以為中國人均擁有酒店客房數少于美國,其實不然。從總量上來看,中國人均擁有比例跟美國相當,都是1.5%左右。

      酒店業變革,國內酒店,星級酒店,攜程,行業專家談國內酒店業變革

        如果用一個公式來描述人們口頭上所說的“供給側改革”,那就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其含義是:用改革的辦法推進結構調整,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增強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使供給體系更好適應需求結構變化。
        當提出這個概念的時候,我理解是針對鋼鐵、煤炭、鐵礦石等行業,產品以中低端為主,產能過剩,高污染、高能耗。還沒有聯想到跟酒店業有啥關系。
        前幾天準備H酒店連鎖的發言,看了一下中國酒店業的數據,才發現酒店業同樣需要所謂的“供給側改革”。
        規模
        美國有一個權威的酒店業協會AHLA,它對美國酒店業的統計數據:
        54200家酒店,500萬間客房,800萬雇員,每年銷售11億間客房,61%是小規模企業。
        可以推算出,平均每家酒店92間客房,人房比1.6,出租率60%,人均擁有客房數1.5%(人口3.3億)。
        而中國酒店業的數據我們集合了各個不同數據源,做了一些分析和抓取,應該講是比較準確和客觀的。
        中國酒店有81萬家,共2000萬間客房,平均25間,人均擁有客房數1.4%(人口13.9億);平均房價174,出租率55%,RevPAR 96,市場規模7000億(不含餐飲)。
        攜程覆蓋到的有39萬家,1371萬間客房,平均36間;攜程未覆蓋酒店42萬家,629萬間客房,平均15間。
        星級酒店
        旅游飯店業協會的數據:截止到2018年底,全國星級飯店一萬一千多家。進入統計范圍的飯店集團所管理的飯店三萬多家,客房三百多萬。
        品牌連鎖集團
        酒店6萬,房間數335萬,占總市場(即連鎖率)的17%(美國總體連鎖化率是71%)。
        供給側
        我們一直以為中國人均擁有酒店客房數少于美國,其實不然。從總量上來看,中國人均擁有比例跟美國相當,都是1.5%左右。也就是說,中國的酒店跟充分市場化、充分發展的成熟市場美國相比,在規模上是相當的,并不存在供應不足,也不存在供過于求的情況。
        如果看規模,美國平均每家酒店92間,中國平均25間;在美國全部54200家酒店里,還有61%是中小企業。說明中國絕大多數酒店規模都很小,屬于微型企業。
        其中許多是農家樂、夫妻老婆店、自有物業的小規模經營、自雇小規模旅社等。解決了一部分就業,也解決了一部分節假日旺季的客房供應,但是,對于一個產業來說,這部分“供給側”不應該計算在內,屬于“散兵游勇”,形成不了建制能力和規模作戰能力。
        再對比出租率。別看中美之間5%(60%和55%)的差異,這個差異很要命。因為酒店行業不變成本(折舊、攤銷、人工、能耗等)很大,出租率在55%,可能就虧損;出租率60%就有利潤了。所以,中國酒店業這個55%的平均出租率正好在盈虧的嗓子眼上。實際也是如此,整個酒店行業確實是一直在盈利和虧損之間徘徊。
        相應的,酒店業人均收入倒數第二,僅排在農林牧前面。2017年的數據是43382元,是全國人均收入水平的64%。
        供給側數量充分,品質不高,盈利不好,收入不佳。這是非常典型的供給側問題,需要革新。
        結構性改革
        這里引用一段習近平在2016年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的講話: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社會生產力水平,落實好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要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從生產領域加強優質供給,減少無效供給,擴大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適應性和靈活性,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使供給體系更好適應需求結構變化。
        這段講話非常精準地給出了中國經濟問題的解決方案,同樣適用在酒店業,一字不差。
        第一,用增量改革促存量調整。
        以華住為代表的連鎖酒店集團,主要是以管理加盟為主,大部分加盟商是租賃物業,然后改造加盟華住的某一個品牌。大部分華住的品牌,比如漢庭、全季、桔子水晶有顯著的產品特點,有嚴格的硬件標準,不改造很難滿足品牌加盟的要求。
        這些品牌連鎖的酒店無疑是中國最優質的產品,大部分是增量。正是因為這些優質的增量產品,給了消費者最佳的選擇,擠出了部分劣質庫存;并且給予了整個行業方向性的指引。前幾年有許多按照漢庭風格改造的“快捷酒店”,這幾年許多按照全季風格裝修的中檔酒店,是增量改革促存量的一個例子。
        華住每年新增1000家酒店,各大連鎖加起來估計在5000-10000家左右,占10萬家總量的5-10%,應該說這個增量還是合適的。
        第二,優化產業結構、提高產業質量,優化產品結構、提升產品質量。
        這是針對存量的打法。
        存量酒店,大部分處于產品品質不高、管理效率偏低、盈利能力薄弱的狀態下。不改造沒法冠以某個品牌,改造又缺乏投資動力。這個時候除了華住推出的“軟品牌”——如怡萊、星程、美侖等,H Hotel無疑是另一個選擇。通過華住積累的行業經驗、管理能力、平臺化、IT技術、海量會員等效率要素,幫助底子好、有進取心的存量酒店提升品質。從而完成產業結構的優化、產品結構的優化
        第三, 優化流通結構,節省交易成本,提高有效經濟總量。
        OTA在酒店業的占比已經在30%左右,未來會到達40-50%,隨著OTA集中度的增加和占客比例的提高,單體酒店談判能力減弱,傭金費率不減反增的概率加大。
        這就要求中國酒店業要從單體走向連鎖,從單打獨斗走向合作共贏。不管是華住的品牌連鎖,還是H酒店的輕連鎖,都是酒店業優化流通結構的方向。建立自身的會員體系和直銷體系,減少對中間流通環節的依賴,進一步較少交易成本,直接對接最終客戶,才能提供最適合需求端的產品,才能提高整個產業的效率。
        第四,優化消費結構,實現消費品不斷升級,適應需求端提高生活品質的要求。
        經過十多年的連鎖化進程,品牌經濟型酒店已經占到經濟型酒店的四分之一,是連鎖化程度最高的區位。
        但中檔酒店只有20%,品牌中檔占中檔酒店比例也只有10%,比例偏低,潛力巨大。
        而在高端和豪華,由于前幾年的房地產地標模式的高歌猛進,無疑是供過于求,產品結構浮夸錯位。雖然最近稍有降溫,但還是需要時間去消化這些大投資、大庫存。
        中國消費結構還是以經濟型和中檔為主。經濟型的優質連鎖品牌進一步滲透,提高連鎖化率;中檔酒店和中檔品牌連鎖供應不足,不管是增量還是存量,都應該擴大這一區位的優質供給;至于高檔和豪華,增量意思已經不大,更關注在于產品結構本身的改革和調整,尤其在空間利用、人員效率、銷售渠道等方便的改進。
        國家層面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同樣適用于中國酒店業。華住未來堅守自身已有的核心品牌,同時積極發展軟品牌,并分享已有的能力,參與到眾多單體酒店的以提升品質和效率為主要目的的結構化改革中來。

      X

      X

      番号猫